食渊士

C'est la mer mêlée

  亲友给我画的生贺,之前以为有权限所以没有转。什么彩虹屁都是浮云,她真的是个宝贝;;/♡  @石布阿

石布阿:

[生贺衍生]来自三次元的请求!
画风粗糙,不喜误入! @禾火儿

【出茶】诗与胡说

*十杰,小勇者和小女巫的快乐大冒险(?
*给亲友@石布阿 的生贺,祝她快乐

 
  D.

  丽日御茶子坚信自己忠于家庭,她本该去做个工程师,但她的双亲终究是爱她的。父亲宽厚的手掌覆盖在头顶上,那是一种温吞的,柔软舒适的喜悦。

  我们的女孩,希望你健康美满。

  于是御茶子踏上了人生,她说自己要当呼风唤雨的魔法师,赚很多很多钱,直到能将小小的家笼在羽翼之下。魔法师确实是抢手货,不过在她发现自己并没有凝冰吐火的炫酷技能,大概只能去新手村打打下手的时候,她遇见了绿谷出久。

  那个小孩抱着一柄步裹的几乎他人那么长的巨剑,正磕磕碰碰地东倒西歪,就在他再也承受不住生命之轻要以痛亲吻大地母亲时,一缕轻飘飘的气息缠绕住他的脚踝,将他稳稳托住了。

  御茶子双手合十,歪着脑袋打量起惊慌失色的男孩,看他的脸蛋从煞白熬成粉红色,还有继续升温的趋势。她不由得笑,感觉初至新手村的紧张愁郁都被眼前人笨拙无措的举动一扫而空了。女孩向他伸出手,笑靥灿烂如带露的山茶。
 
  丽日御茶子!

  啊!绿......绿谷出久!

  交握的手心稚嫩柔软,彼时的少年们未曾披覆伤痕,不知苦楚,不尝恶憎,只是睁着那双星子般的眼睛望向彼此。暖风吹拂过来,他们看见晨曦的光。

  E.

  为什么想当魔法师呢?

  丽日御茶子把自己瘫在战后的土地上,呼吸着森林里清凉的腥气,侧首去看身边同样浑身狼藉的少年。他们躺在鼠尾草上,这人发问时被草叶刮到,不禁转头打了一个喷嚏。

  嗯......
  没你想的那么崇高啦。
  因为我想赚钱啊,赚很多很多钱!
  我要让父母余生都不为生计发愁,无论过去多久,能够幸福地相爱,完满地老去……
 
  他们会的。
  绿谷笃定地说。

  这不是超级帅气的目标吗。

  丽日把手臂遮在脸上,含含糊糊地喊。

  ......Plus ultra!
  Plus ultra!

  他们将手臂举向天空,在深夜的风中大声呼唤。

  S.

  绿谷出久很特别。他那稚气的脸蛋谈不上出众,自己却总是能在人群里找出他的。丽日对这个想法不以为然。

  可换做是别的什么人,自己也未必找不到呀。

  她操纵着空中飞旋的流沙,绕着手指把它们携入风里。转过身,不远处是他们一行人临时的落脚点,帐篷旁燃着篝火,少年勇者缩在火堆前,捧着一杯热羊奶听身边的饭田说着什么,无非是关于上午接的那个赏金任务。话语声轻切地传来,似乎是聊到趣处,  绿谷笑起来,  火光照亮他柔软的红扑扑的脸颊,连那细小的雀斑都显出种鲜活的可爱。

  他坐在一片暖融融的夜色里,朝着自己露出那双醉人的笑眼。

  风声飘远了。

  丽日捂住嘴,只祈祷夜色将她此时的羞怯掩去。

  T.

  那之后很多年,丽日回想起与绿谷的邂逅,便总要感叹时运机巧,自己得以和他相逢于命轴初始。

  她摩挲着手里纹理精细的星牌,上面刻了黄道环绕的轮盘,太阳向北燃烧着,佩剑的狮人斯芬克斯与冥神阿努比斯相对,往那无穷尽的光阴里去。

  轴轮运转,唯此为天命,为正理,为生生不将息。

  The Wheel of Fortune.
  逆位的命运之轮。

  空灵的巫女抬起头,安静地仰望坐在天穹顶下的勇者王,那人褪去早年的青涩,拄着长剑,任冽风挽起发丝和身后赤色的袍,霞光下仿佛一卷流动的鲜血,烈火似的,却不灼眼。

  我真喜欢他。

  丽日御茶子有些难过又欢喜地想。
 
  I.

  勇者王是知名不俱的英雄。

  丽日盯着此人血迹斑斑的衣襟,那些伤口还在往外渗血,将原先雪白的衣袍弄得一塌糊涂。后者有些不好意思地抹抹鼻尖,他快站不稳了,但还是尽量将脊背挺直了些,好让她能更轻松地将自己骨折的肩骨撑起来。

  总觉得真对不住呀,拜托你了。
  你还是少说两句吧。

  御茶子走着,忽的脑后一凉,回头才发觉背上的人早就昏厥过去,鲜血顺着他们相交的脖颈流淌进自己的锁骨,连侧脸也沾染上,自上而下地泛起铁腥气来。

  而绿谷出久,则是个天下第一的大傻子。

  丽日御茶子忿忿地喘了口气,被迎面而来的风尘吹得泪眼朦胧。

  前方有路,她还需走下去。

  N.

  那是一次意料不及的灾难。

  他们去救助被巨兽攻袭的村落,却不想是引君入瓮的幌子,被魔物封锁了全部退路。昏天黑地的哭喊与兽鸣交杂在一起,沉郁的死气将寂寥大地煅成了食人的炼狱,阴火燃烧众生。

  勇者挥剑向虚空的鬼魅斩去,剑之所向,驾着赤兽的龙骑宛如一道猩红的闪电般鸣起战角,冰与火的裁决遮天蔽日,生的曙光在剑芒闪耀。他们在一片血光中杀出了黎明。

  御茶子!

  绿谷把浴血的女孩搂进怀里。她看上去糟糕透了,手里却死死攒着块星牌的残片。

  丽日哆嗦着,想说些什么,终是徒劳地合上眼。她累极了,  疲惫到无力思考后事,神智无以为继,  坠入深渊的最后一刻,她感到脸颊片刻的湿润。

  就这样吧。

  O.

  丽日在救护所醒来,周围那么安静,安静到自己只听见床边人清淡的呼吸。

  绿谷身上的绷带还未来得及拆,他半倚在床沿,手里握着那一截断片。剪短的头发茸茸地蹭在手心里,痒痒的,带来甜蜜的酸楚。

  那人睡眠极浅,一醒来便去寻床榻上的她的手。触碰过后又松开,  他惶然间抬起头,  只见白衣的少女陷进飘窗里,  在鼓动的帘后绰绰地笑。

  Deku.

  绿谷愣怔着,他仿佛变回了那个稚拙的小孩,因为第一次和女孩儿说上话而手足无措。

  我很喜欢你,你愿意成全我吗。

  丽日俯身望向他的眸,那苍绿深处便尽是自己了。

  哎,你别哭呀。

  风声远远地,她隔着飘纱吻去少年的泪痕。

  脏与乱与忧伤之中,到处会发现珍贵的东西,使人高兴一上午,一天,一生一世。

  往后的岁月里,他们终于在一起。

  Fin.

性转轰出。
代了一下基友的全员恶人梗。
久妹超凶.jpg

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,那就掐死他

孙黯特仑苏。:

当我谈抄袭,我谈些什么。


我他妈还能谈些什么。


我是一个逻辑思维不太强的文盲,所以我会尽量说得简明扼要,避免给自己装逼的余地。


恰逢某电视剧开播,许多朋友都陷入了这样一种痛苦的境地——身边的人都在吃屎,好心劝他们不要吃,他们不仅骂你多管闲事,还要吧唧嘴。在我之前已有不少有识之士就抄袭这个问题写过文章,谈到了方方面面,展开的角度或尖锐或深刻,我在这里只谈一个点,“屡禁不止”的根源是什么。


三个方面。第一个,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对他人作品的“原创性”缺乏基本的尊重。


说到这里,我稍微做一下相关话题的延伸,关于“盗用”。顾名思义,盗用就是偷窃的东西拿来自己用,这一点我深有体会,我之前也写过一两个有名的小段子,被无数看名字就尴尬的营销号争相转发,我知道一提起这茬,会有人觉得我就抱着那不值钱的小段子打算吃一辈子了,您还别说,我在那之后再也不屑写小段子,营销号挨个骂挨个举报,隔段时间洗一次粉,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。


“别人的东西”,别人脑子里想到的用自己的双手创作出来的东西,那就是属于他的。别人的东西可以是一篇文章,一幅画,一首歌,一个主意,大脑的产物是无形的,或许不能兑换成金钱,所以就有人觉得这东西没有价值,可以随意搬动和挪用。不把这当回事儿的大有人在,真的太“不客气”了,说一句“因为我喜欢所以我想分享给更多人”就能撇清责任,“我发一下又怎么样?”“我就是想要”“我就是看着喜欢”,这些人是没有所谓的是非观念的,他们的脑子分不出对错,你可以笼统的认为是脑残的一种。


抄袭的人就是这样,不觉得自己这是错的,有一百万个理由证明自己的做法无可厚非,至于他们为什么抄,就要谈到第二个方面,价值观。


我猜我如果上升到大部分人的三观高度,会有人喷我上纲上线,借题发挥,因为人人的三观都不一样,这不是统一编纂在教科书里的习题附有标准答案,谁都没有绝对的资格去评判好与坏。但总有一些东西不是书本知识也不是法律条款,照样在人的内心充当着衡量的秤,它叫“道理”。当一个人不讲道理了,那你跟他说什么鸡毛都没有用处。


人为什么抄袭?因为他们的价值观是“不劳而获”。这四个字似乎挺多见,公共平台上似乎处处都在宣扬这样的价值观,这甚至成为一些人这辈子最想实现的愿望,将其信奉为人生指南。是,谁不想轻轻松松发大财,比起收获结果,经历的过程实在是太艰辛了,搞创作也是,有可能你搞到老都没人鸟你别管是没有才华还是时运不济,所以有些人就坐不住了,反正到处都在宣扬不劳而获,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错。


这就是错。


你想不付出一点儿努力就得来赞美,财富,名誉,地位,你这是蒙着被子想屁吃。所以你偷了,剽了,你不要脸了,你从根儿就不觉得这件事是耻辱的,这就是价值观的扭曲。


第三个方面,我们来说说抄袭者本身之外的,旁观者。


我所见过的抄袭者,他们都还拥有一定基数的拥护者,或者称为粉丝,喜欢他、追捧他作品(或是本人)的人,但我要叫他们——帮凶。


爱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。在爱面前,大是大非都不算数了,黑的能说成白的,白的能污蔑成黑的,简直是信口就来的事。因为我爱一个人,那他是个垃圾我也要紧紧抱在怀里,我可以装聋作哑誓死维护他到底。


是不是还觉得挺感人的?贼鸡巴纯真高洁的爱了。


看书的这么想,就算他抄袭我也爱他。追星的也这么想,就算他演抄袭的书改编的电影电视剧我也爱他。外人敢说一句不好,就是嫉妒,就是加害,粉丝就要齐心协力众志成城问候人家祖宗十八代。


观众也好,导演也好,出版商也好。为了爱也好,为了钱也好,死不讲理也好。你们都该捆一块儿破席卷了填河。


因为有你们这群圣母的纵容和包庇,抄袭者才有恃无恐;因为有你们这群颠倒是非黑白的臭傻逼,抄袭者才能一次又一次洗白圈钱卷土重来,思想教育没有做好需要教育者、受教育者和全社会的反思,至于那些个觉得爱能拯救世界装傻充愣明知故犯的,既然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,那就把他掐死在梦里吧。


我大概谈论了一些很难付诸实践并且能够起到效果的事。在此也不诅咒谁怨恨谁了,没什么意思,他们就是错了也觉得自己对。


只有真诚的祝愿世界上傻逼少一些,心和脑子都进化得完全一些,最好能发明一种较为完善的测试系统,能从多方面鉴定那些隐藏在人群中的智障,一旦锁定了目标,不管他们是在上班还是上床,都能把他们就地枪决。



【也青】病有所医

短打。
纨绔子弟也\花楼东家青。

  京畿夜市,花灯如昼。

  天子街的夜晚总是最热闹的。街坊处处可寻酒肆,闻名京城的花楼便也集在这儿,日夜笙歌不断,鸟语花香,故而引得人们流连往顾,可谓天子脚下寻欢的至乐所也不为过。

  今夜,也自然如此。

  青琅轩作为京内最是耳熟能详的花馆之一,还未至戌时一刻竟已座无虚席。说来也妙的很,这青琅轩的名气一半得归可贵的美酒和更可贵的佳人,另一半便要划在这儿的少东家身上。

  少东家可是个奇人,贵姓诸葛,单名一个青,传闻是那位卧龙先生的嫡系曾孙儿,却不知怎的不学老祖宗隐居深山,要来这片烟花地干那劳什子的脂粉营生。这事儿听上去不大正经,便少不了有腐儒要嚼舌根子。这诸葛小爷也不当回事儿,生意该做做,美人该撩撩,端得好一派恣意风流,反倒将花楼的名气越捧越旺,还招来一众慕名而来的达官小姐。可把在背后做文章的书生意气败坏了个干净,大叹着“世风日下”,不了了之了。

  王也听着亲友嘴里的江湖八卦,不以为然地打了个哈欠,他左脚刚随他们踏进这名扬大京的销金窟,右脚跟便挪不动似的卡在了坎上。

  他瞧见一抹青。

  “嘿,这小青爷不是无事不远迎的主么,今个儿怎地出台来了?”

  金元元瞅着里头的风光,不禁咂舌道。这诸葛青还真是个人物,这满屋满堂的金娇玉贵可不是说着玩儿的。柳氏的千金幺女,毛府的闲庭贵人,孙家的二八大闺女儿,还有祁门的少小姐……平时又哪能见着她们凑一块儿如此这般?

  稀罕,她上回来时还嫌弃这儿光是臭男人扎堆呢,想必诸葛老板也不愿一开业便满室阳刚,才吸引了这么些莺莺燕燕,男客不减反增,毕竟看完台上的还能欣赏台下的,虽不可亵玩,这份闲情倒是京内独一份。

  她还真来对了。本着给刚下山的发小添点活人气的念头,本见怪不怪的景色,竟教他看得这般痴。怕不是山上清净惯了,连姑娘都不曾见一个吧。

  金元元刚想开口调侃几句,就见那方才从花团里脱身的少东家朝这边踱来。他像是才注意到他们,白净的一张俊脸上带了三分歉意两分慌,步子却迈地不急不缓。

  这人想来是有笑迎众生的习惯,特别是对着女人,一双含俏的眉眼里像是酿了蜜,隔了几步都能嗅到那股子甜香。他平日里不喜束冠,只简单地拿缎子拢了,任青丝散在肩头,不甚轻浮,倒自成一树风流,好像活该这么潇洒度日。

  诸葛青走定了,他先是赔罪似的拱了拱袖,那对蕴了桃花潭的眼再悠悠地瞥上来,里头雾蒙蒙的,浅浅盈了层水光,教人误以为是什么惑人的迷障。

  “元姐难能惠临,招呼无到,今晚可千万多饮几杯,若玩得尽兴,帐便算在青某身上,权当给姐姐和后面几位兄台赔个不是可好咯?”

  他话说得周到,唇齿间含了口江浙的水香,清清润润的很是喜人,又配上那张好看的脸蛋儿,笑意连绵的,颇带点撒娇意味,听得金元元都不好意思了,忙往后扯了一把自进门起就缄口不言的王少爷,哈哈地向诸葛青打趣道。

  “嗨,小青爷这是哪儿的话!我这兄弟刚下凡,这次纯带他来玩儿的,人平日里清心寡欲的很,这会儿见着姑娘连腿都迈不动了,呵呵,好酒就免了,叫几个会对诗的来陪吧。”

  “哦?看来这位兄台还是个雅致人。”

  “哪能呢。”

  王也听金元元拿自己寻开心也不恼,只是抬头迎着诸葛青的眸光,感受着那份隐隐约约的探究。深沉的,浓郁的,一把将他拉入了现世。

  雅致人回应着调侃,堪堪挤出一个苦笑。

  那头有人在唤了,诸葛青也失了闲心,忙唤人把贵客送至里面的厢房去,他朝金元元一众道了失陪,转身又扎进了红粉的香风里。

  金元元拾了枚白玉盏置在王也桌前,待姑娘们陆陆续续到了,便撑着脑袋和刘牧之你一杯我一杯地对起酒来。途中还不忘让王也加几句祝辞,好添几个花头一醉方休。

  青琅轩的女孩儿自是解语花,看人的眼神又快又准,一眼便瞧出金家管事儿的是为谁做的庄,于是都多少朝王也那儿凑去,手里的玉樽倾下来,纷纷哄着这滴酒未沾的少爷尝一口熏。谁料想这王少爷自幼被劝惯了,八风不动地守着自己的小酒杯,嘴里的遣辞诗赋跑马车似的张口就来,甚至仙风道骨的给姑娘们看起了手相,惹得众娇花咯咯直笑,这才只给他斟了一杯半,算是开恩大赫了。

  靠王也坐着的是青琅轩里排得上号的名角儿,此时正随众人笑作一团,纤手抚着怀中瑟,杏花般温婉的眉眼和和暖暖的,朝王也嬉笑。

  “王公子这门手艺巧得很,我还以为整个京城也就我们少东家会同阁里的姑娘们算手相,想不到公子也是个知心人儿呢。”

  王公子也笑,笑得淡极。

  “你们的少东家会的还挺多。”

  “可不是嘛,咱青少爷能文善武,还写得一手好字,说他是榜上探花我都要信的!”某个刚出阁的女孩儿在旁听着,忍不住插了一嘴,眼里掩不住地娇恣,浑然是怀春少女的天真烂漫。

  “松乐,客人面前不得无礼!公子,这孩子尚且年幼,不懂说话的规矩,还请您别当回事儿……”

  美人琴也不抚了,满面忧虑地觑着王也的脸色,生怕这位爷一个心气不顺就要发难。王公子瞧着是个和气人,可哪个又愿意听她们在自己面前提那诸葛青的桃花呢。松乐这死丫头不长记性,上次还是少主亲自出面才解决的,这回又惹上个王少爷,不知该如何是好啊……

  冷汗划过她的额角,刚想继续说些什么,便被一只手按在肩头,将未脱口的求情话堵了回去。

  “无妨。”

  那只手修长,有力,自带一股安抚的味道,把失和的气氛重新调了回来。金元元在边上瞅着了,不禁对那惊魂未定的女子失笑道。

  “姑娘,这王三可不是普通的纨绔啊,人家在山上待过的,别说是在他面前提诸葛青了,就是把你们小青爷叫来,当着面夸他都不带皱眉的信不?”

  “老金,你能别老揪着我上山的事情不,合着你们几个就跟别人面前损我来呗。”

  金元元大笑。

  酒过三巡,厢房里醉了一片。要怪就怪金元元刘牧之他们忒能喝,劝酒跟打仗似的,在场人又都深知王也一杯倒的尿性,索性体贴地不去灌他。喝到最后,便只剩几个留点活气了。

  王也乐得清闲。他把玩起手里温凉的玉盏,反复摩挲着璧上精雕的龙纹,目光凝在那湾莹润的琼浆里,思绪越化越稠,人心越陷越深。

  他想起那抹浓丽的青。

  他想起那人望向他的眼。

  仰首,一饮而尽。

  酒液的清香在五脏六腑里燃烧,烧得他恍然若梦,醉意沉浮间,王也倚在香榻上,将玉盏轻轻扣在胸口,他要在浑浑噩噩的俗世里捧一怀月色归去。

  合上眼皮前他又想,今天诸葛青穿的白玉褂子,那么亮,还绣了梅花暗纹,衬得他一身好皮肉,招人惦记的紧。

  初闻诸葛青其名,还以为只是什么机缘巧合,哪知此诸葛即彼诸葛。他避世避得爽快,一下山便撞上大凶劫。

  久别重逢,真真是遭罪受啊。


  TBC?
  短,短打个头啊??
 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可以说是超写实了吧❁´v`?

【昏泰】色令智昏

  *冷圈注意
  *ooc预警
  *厕所交友梗
  *一咪咪肉渣

   朴志训是个顶机灵的人,又恰生了副好眉眼,故而从小就讨人喜欢的紧。至于作为偶像出道,虽然不好说是志在必得,却实在是老天爷赏饭吃。

   毕竟女孩们抗拒不了对好看的男人的喜爱,更何况此人还是个善于撒娇实则羞涩的小可爱?

   不过尽管集万千少女宠爱于一身,当他面对MC“最喜欢的前辈是谁”的提问时,仍是不由自主的遐想一番后,对着镜头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。

   “我很尊敬防弹的V前辈。
    ——因为他在台上的表情很有魅力。”

   “表情吗?那么能不能试着模仿一下呢?来准备——”

   一二三,朴志训在心里给自己打气,舞台上的前辈,他想象中的V,在这种情况下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?

   眉梢轻挑,修长的颈向后舒展开来,一对蕴了雾气的寒眸似睨非睨,放纵不羁得格外煽情。薄唇微启,露出花瓣一样嫩的舌尖,那软软的小东西像是渴了,又好像只是为了惑人,贴着下唇轻轻扫过了唇畔的小痣……
 
   朴志训看过很多这样的V,也想过很多。每每他盯着那唇痣看时,都觉得那精致的小点是生在他心尖上,一被这位前辈舔过都是要晃神了的。

   那样的金泰亨太好看,以至于他对自己的天赋容颜自信非常,也不得不偏心的用自己一贯的方式去诠释。果不其然得到了“完全是志训本人,很可爱呢”的反应。

   朴志训的耳尖泛起粉红。

   他生性就害羞,即使在镜头前说想和金泰亨交识,此时在大赏见了面却只敢偷偷的瞟着,被身边的友人打了趣也不恼,脸红得像个小姑娘。

  那可是V啊,他们离得这样近。一低头就能嗅到那人身上的香气,香水揉杂着男人干净的体香,温暖到让人想去亲吻拥抱。
  
   朴志训心不在焉的胡思乱想着,直到膀胱的涨意将他唤醒,方才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寻回几分清明,他小心地避开前面的摄像机,轻轻地跑向了洗手间。片刻解决完生理需求后,正当他走到洗手台前准备整理衣着时,身边人熟悉的背影顿时引爆了那根紧绷的弦。
 
   “前……前辈好!”

   正在镜子前检查妆容的金泰亨这才意识到背后有人的存在,他肩头一颤,似乎是被吓着了,缓缓地斜过身来看着面前紧张兮兮的后辈,这才认清了来人,带着未息的惶惑,开口时的嗓音却温柔的紧。

   “啊……是朴志训,对吧?你也来上厕所啊。”

   “是的!那个……我一直很喜欢前辈你!不过一直没有机会好好打招呼……”

   金泰亨看着朴志训粉红色的脸颊和扑闪的桃花眼,不自觉就想起了自家忙内初来乍到的模样,心肠顿时软和下来,觉得这个后辈真是可爱极了。他情不自禁地帮朴志训理了理额前的乱发,眼角弯弯的,不似台上那般冷质,俊挺的五官柔和的勾出一抹笑,连带着唇畔的痣也灼灼的动人心神。

   明明笑得像个孩子,他的眼神却好温柔。

   “要加油哦。”

   回过神来时,一切已经太晚了。
  
   朴志训咬上了金泰亨的唇舌。他狠狠吸吮着男人的下唇,将那枚日思夜想的小痣含入口中反复琢磨,又胡乱地将舌尖挤入,要去寻那温软的小舌,却在终于触到一丝柔滑时被大力推了开来。

   “唔……你疯了吗!”

   朴志训喘着气,那双好看的桃花眼里泛着红,里面盛着眼睛比他还红的前辈。

   是啊,我在干什么呢。

   他望着金泰亨被冒犯后颤抖的神情,湿润充血的唇磨破了皮,透着一种不堪的风情。
  
   大概是真的疯了吧。

   朴志训无声地叹了口气,他绝望的按住面前人挣扎的臂膀,眼里是化不尽的云雨痴缠。

   无谓灵通,大势已去。

FIN.

——————
   当然这种事情是不会发生的啦。
   怎么说呢,感觉我写得好无聊啊-_-